男子到公安局办事死亡 家人三年未要回尸体

  “在事情没有处理完之前,不会让你见你弟弟的尸体,更不会给你们,要等到处理完之后才行。”2016年9月9日,吉林市公安局控申处副处长揣利民对吴忠萍说。

  当天, 吴忠萍是去吉林市公安局询问弟弟一案的侦查情况,并且希望能把尸体要回去火化。

  此时,吴忠萍的弟弟吴忠锐因去吉林市公安局办事死在公安局已三年多了,尸体一直存放在吉林市尸检中心。这1000多个日夜,家属一直想要回尸体火化,但一直遭到拒绝。

  突然而至的死亡

  “2013年5月13日上午,我弟弟(吴忠锐)手拿方便袋走进吉林市公安局大门,几分钟后,他走出公安局大门,这时看样子,一个穿制服的要打我弟弟,而另一个穿制服的站在二人中间劝架,一边往外推我弟弟,一边拦着另一个人,不一会儿又出来一个穿制服的把我弟弟给拉近公安局里边去了,穿制服的人边拉还边挥手示意门前经过的路人不要驻足观看。”吴忠萍向界面新闻介绍事发时录像记录的内容。

  对于吴忠萍提到的视频中的“吴忠锐走出大门又被拉回去这一幕”,公安局委托处理赔偿事宜的修保律师表示,“也看到了”。

  “吉林市公安局只提供了事发前和事发后我弟弟被抬出公安局的视频,并没有提供致死区间的监控录像”,吉林市公安局答复吴忠萍称,在致死区间并没有安置摄像头。

  那么在公安局内部未监控区域,恰好又是吴忠锐死亡的区域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忠萍提供的一段录音显示:在吴忠锐死后一个多月,案件办理单位吉林市公安局下属单位船营区公安分局时任副局长刘峰在案情通报会上称,吴忠锐死亡案件中,公安局涉事人员有7人,其中4名保安,3名警察。

  刘峰介绍称, 2013年9月13日上午8点22分,吴忠锐来到(吉林)市(公安)局,进入之后说自己是警察,跟保安说要见局长,因为吴忠锐不配合保安和警察核实身份,并把保安打了,随后发生争执。

  据刘峰在录音中描述,先是每个人抓住吴忠锐一个胳膊,之后,吴忠锐就摔倒了,摔倒之后,吴忠锐连打带骂,于是4-5个人按住吴忠锐的脚和腰,大致按了5---6分钟之后,吴忠锐基本不动了,躺地休克了,在场的警察和保安发现情况不对。当时吴忠锐脸朝下,翻过来之后发现吴忠锐脸色苍白、青紫,马上进行急救,几名保安和公安有按压胸的,有拿药的,之后拨打120,打120的时间是8点40—8点51,之后8点54分120赶到的,对吴忠锐进行了紧急处理,但到中心医院后吴忠锐死亡。

  界面新闻就上述内容向刘峰进行求证,但刘峰不予置评,并让

  肚脐周围的6个黑点

  对于吴忠锐和公安局内部人员发生冲突的地方未安装监控,吴忠萍一直持怀疑态度。

  《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给出的结论称,吴忠锐系在心脏冠状动脉IV级偏心性狭窄及陈旧性小灶状新机瘢痕基础上,并发急性心肌缺血致心脏功能障碍而亡,其死前争吵撕扯过程可构成死亡诱发因素。
(图片说明: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
(图片说明: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

  吴忠萍认为其弟弟的死和警察与保安的撕扯与长时间摁倒在地有直接关系。同时吴忠萍提出了另一个疑点,即当天她见到弟弟的尸体时,在肚脐周围对称分布着6个黑点,在查阅资料和请教专业人士后,吴忠萍认为这6个黑点很有可能是用电警棍击打所致。

  据吴忠萍介绍,第一次尸检时,法医卢英强教授并没有检验吴忠萍所怀疑被电击的部位,一周后,卢英强教授才把肚脐周围有6个点的皮肤取走,而此时已经过去10多天,肚脐周围的6个点的颜色已经变浅。后来司法鉴定报告里对这6个点的情况也只字未提。

  界面新闻记者致电卢英强教授,卢教授称过去时间太长了,记不住了。

  而对于吴忠锐为何去公安局,又为何冒充警察?吴忠锐的母亲给出了一种解释,吴忠锐因长期失业导致精神有点问题,服兵役回来后他一直想去公安局工作,但是却去了其他国企。2013年5月3日去公安局找局长可能是为了让局长给安排工作。

  是死在了公安局还是死在了医院?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和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所描述的案情中死亡时间、地点与出诊记录不一致”,吴忠萍说。

  事发后吉林市公安局让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大东门派出所负责案件的侦办工作,同时邀请船营区检察院陪同调查。

  “其实我们没有正式介入调查,因为家属告的是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归检察院,所以我们退出了。”船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焦方印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尽管吴忠萍认为公安局的7名涉事人员对吴忠锐的死负有刑事责任,而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经审查认为:吴忠锐死亡是意外事件,不需要追究相关责任的刑事责任,决定不予立案。

  吴忠萍不服,又向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区检察院、吉林市检察院提起复议等,而上述部门的回复均维持了船营公安局不予立案的决定。
(图片说明:吴忠萍提供的出诊病志复印件显示,吴忠锐为现场死亡,并有出诊医生签字)
(图片说明:吴忠萍提供的出诊病志复印件显示,吴忠锐为现场死亡,并有出诊医生签字)

  《吉林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案情摘要显示,吴忠锐欲强行闯入公安机关,殴打公安局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核实身份,并对其控制,吴忠锐倒地不起,被120送到中心医院后死亡。

  刘峰在作案请汇报时也称“(吴忠锐)到中心医院后死亡的”。

  然而,吉林市急救中心院前出诊病志记录:吴忠锐在现场已经死亡。

  吉林市中心医院急诊病例也载明:“120送往我院,来时呼吸心跳已停止。”

  船营区检察院和吉林市公安局给出的到医院后才死亡的结论与医院的不符。

  吴忠萍认为,“他们是想推卸责任”。

  而对于吉林市公安局让下属单位船营区公安分局大东门派出所来侦办此案是“爷爷给孙子办案”,吴忠萍认为“下属机关办上级直属机关的案子,肯定会有私心”。吉林当地多位熟悉案情的法律人士也提出异议:事发地点为吉林市公安局,办案机关为吉林市公安局下属单位,确实不妥,吴忠萍可以向吉林省公安厅提起申请,要求异地侦查。

  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叶肖华称,法谚有云“自己不能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在本案中,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作出不立案决定、刑事复议决定书,再由当事单位吉林市公安局通过复核程序作出维持船营分局的复议决定是不当的。

  对此,吴忠萍称,曾先后向船营区公安局、检察院,吉林市公安局、检察院,吉林省公安厅、检察院反映的材料中提出异议,但一直无果。

  家属拒绝私下赔偿

  据吴忠萍介绍,5月13日当天在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焦方印的陪同下观看了吴忠锐与公安局内部人员撕扯的前、后两段视频。“当时心情乱,怕看不清楚所以我们自己带着相机边看边录。”吴忠萍说。当看完监控录像,吴忠萍等家属正要离开船营区公安分局下属的大东门派出所时,突然闯进派出所20多名便装的人将家属围住,并将相机抢走。

  在相机被抢夺后一周,也就是2013年5月20日上午,吉林市公安局行政处副处长闫春光和一位马姓处长亲自把一台新相机送到了吴忠萍家属的工作单位北华大学,而并没有归还原来的相机。吴忠萍的家属称,因为是新相机需要保单,之后闫处长又专门安排人送了一趟新相机的保单。同时向吴忠萍家属要回了此前被抢走的那台相机的保修单。

  关于送相机的事,闫春光回复界面新闻
(图片说明:上述两张保修卡图片由吴忠萍提供,序列号9229503是被抢的相机保修卡序列号;序列号9296494是公安局闫处长送来的新相机保修卡序列号)
  (图片说明:上述两张保修卡图片由吴忠萍提供,序列号9229503是被抢的相机保修卡序列号;序列号9296494是公安局闫处长送来的新相机保修卡序列号)

  吴忠萍提供的录音显示,控申处副处长揣利民解释称,抢相机是怕死者家属炒作。并称那两段监控现在完好的保存着。

  据吴忠萍单方面反映,在2013年大年三十,吴忠萍的丈夫曾接到来自辽宁大连的恐吓电话,对方自称孙三哥,他让吴忠萍夫妇下楼来谈事,对于吴忠锐的死让吴忠萍等家属自认倒霉,否则会有血光之灾。

  吴忠锐死后,因吴忠萍多次上访反映情况,吉林市公安局控申处尚处长多次找吴忠萍商量赔偿,而吴忠萍却坚持应对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一直无果。

  吴忠萍提供的录音显示,2016年9月9日,揣利民告诉吴忠萍,吉林市公安局已经正式委托吉林市信访法律服务中心主任修保律师全权处理此事,并已经把赔偿款支付给修保律师。

  吉林市政府首席法律顾问、吉林市法律服务中心主任修保律师称,在2016年5月19日,吉林市公安局的确支付了55万元,称是赔偿金,按照工亡补偿的标准来陪的,并告诉吴忠萍在这个基础上可以再加一些。

  修保称,如果吴忠萍不同意,这笔钱他将返给吉林市公安局。

  对于吉林市公安局给予的赔偿,吴忠萍一直没有接受。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不答应公安局给的赔偿条件,她弟弟的尸体也就无法入土为安。

  根据吴忠萍提供的录音,揣处长明确告诉吴忠萍,在事情没有处理完之前,不会让家属再见吴忠锐的尸体,更不会同意将尸体火化。

  界面新闻一直试图联系采访吉林市警方的相关人员,但截至发稿仍未获得置评。